全部 爱情故事 婚恋课堂 情感美文 婚恋新闻

创造条件让女性在30岁前生三个孩子

发布时间:2018/08/20   阅读次数:223

8月14日,江苏省委机关报《新华日报》发表南京大学刘志彪、张晔《提高生育率: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》一文,建议利用好社会抚养费,勇于鼓励家庭生育。其中,可以设立生育基金制度,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,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。基于此,搜狐财经国富智库采访到了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研究员、《大国空巢》作者易富贤博士。易富贤博士对此建议表示,这种设立生育基金的做法,其实就是过去一些地方实行的强制缴纳“不超生保证金”(绝经后才能领取)和社会抚养费的思路一致,将强制少生,转变为强制多生。这不但侵犯人权外,而且会降低生育意愿和生育率。

t01f630c8c02e7e9492.png?size=898x571

下为易富贤博士观点全文:

人口政策到了关键时刻,各路人员纷纷蹭热点,扰乱视听,误导民众和决策。比如江苏的《新华日报》发表南京大学刘志彪、张晔《提高生育率: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》,提出要妥善利用好社会抚养费,勇于鼓励家庭生育。设立生育基金制度,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,每年必须以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。

这种设立生育基金的做法,其实就是过去一些地方实行的强制缴纳“不超生保证金”(绝经后才能领取)和社会抚养费的思路一致,将强制少生,转变为强制多生。这会降低生育意愿和生育率。

南京大学那两位教授不知怎么想,还以为能用社会抚养费存量来鼓励生育。每年征收到的社会抚养费一共才200多亿元(而每年对计划生育的财政投入上千亿元。),并且没有进入国库。社会抚养费有多少存量?只靠那点存量如何能鼓励生育?也有记者问过我:“从文章的细节看,好像有些观点还不错,您觉得有哪些观点还比较可取?”我当时说,文章中的那些有价值的观点,都是我们多年前冒着很大的风险提出来的。现在他们不过胡乱地堆放了一下,原创了错误的核心观点,你还要我来评价他们的细节?不能继续将人当成“物”,以为人口就像自来水一样,想关就关,想开就开。要尊重生命,欢迎每一个孩子,用爱心来迎接每一条生命,不是绑架孩子来到人世。人口问题,也不是靠这种小打小闹就能解决人口问题的。需要尊重生命,将人当人看,大刀阔斧对经济、政治、社会、卫生、文化、教育、伦理、城市规划等进行综合改革,才能有效提升生育率。如果能有效提升生育率,那么将奠定今后几十年、上百年经济繁荣、社会稳定、国力上升的人口学基础,可以说是功近而德远。

我曾在《中国经济报告》上发表了一篇《从全球视角探求中国人口新政》,在其中提到过,中国人口政策需另辟蹊径。以下是我当时提到的建议:

1、统筹制定反人口危机措施。中国人口结构满目疮痍,要恢复人口和社会可持续发展能力,需要对社会、经济、政治、教育、文化等各领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,但应柔性设计,禁止强制。


2、开展人口危机的国情教育,修改教科书,纠正几十年计划生育宣传所形成“人口是负担”的观念,废除不利于生育的法律条款。


3、强化家庭价值。信奉家庭价值的人,生育动机强,劳动积极性高,会将更多的时间、精力、财力用于扶养孩子。比如广西钦州、玉林、贵港以及广东茂名等地传统家庭价值保存的较好,2010年的生育率还在2.0以上;而东北则相反。美国各州政府的人均儿童投入,犹他州最少,但由于家庭观念强,生育率是全国最高。以色列的社会福利水平不高,但是坚守传统信仰,生育率高达3.0。现在儒家圈地区还很重视教育,非婚子比例低,说明重视家庭的文化基因尚存。传统家庭价值是“自然进化”的结果,建议对其进行“托古”(不偏离“自然法则”)、“改制”(洗去糟粕,保留精华,重建经济基础)。


4、平衡人口再生产和物质再生产,保障妇女权益。家庭是人口再生产的基本单位,那么社保制应该与家庭建设结合,符合我国传统,是我国的一个好的制度资源,可以纠正西方社保制的弊端。

建议让养老与养幼挂钩,多孩多得(从孩子和社保)。以夫妻为“共同纳税人”,即便一方没有工作,双方都可领取退休金;共同纳税多,退休金也多。

这样夫妻既努力生产人口,也努力生产物质(提高养孩能力);既多生孩子,也养好孩子(避免不负责任生育)。生育率和劳动参与率都高。离婚增加了该制度的设计难度,这是一个需要长期核算平衡的制度,需要精细地设计以公平地保障妇女权益。给妇女提供合理的带薪产假,由国家社保而非雇主支付,雇主就不会歧视女性。带薪产假可由祖父母分享(算工作、计工龄、缴社保),以便让母亲早返职场。多孩家庭可返税。医疗保险、公园门票等以家庭为单位,“添孩不加银”。


5、平衡儿童福利和老人福利。发展型福利优先于消费型福利才利于社会持续发展。不可能取消社保,那么就应提供儿童福利;儿童福利再高,也只会是老人福利的零头。今后中国劳动力减少,“面包”越来越少。应该设立红线,让社会养老只能获得红线内比例的“面粉”,养老产业、养老智库的职责是用这些“面粉”高效地制作出味美、足量的“面包”,而不是瓜分到更多“面粉”。


6、平衡生育能力和养育能力。在农业社会,生育能力和养育能力同步。但是现在有生育能力时,无养育能力;有养育能力时,丧失了生育能力。建议降低法定结婚年龄到17岁或16岁,目前英国是16-18岁,美国是18岁(在父母同意和/或法院许可的情况下,可在16-18岁;怀孕女性则可更早)。现在教育效率提高,应将小学缩短为5年,初中、高中共5年,10年义务免费教育。对男女实行差异化教育,推广网络教育,让妇女平均初育年龄控制在25岁以内,多数妇女有条件在30岁前生三个孩子(也有利于优生),顺利进入职场。为了缩小养育能力和生育能力的时差,政府应给予生育补贴。日本孩子一出生就可以领42万日元,此后每孩每月补贴额:未满3岁者,1.5万日元;3岁到小学毕业,第一、二个孩子1万日元,第三个(或以上)孩子1.5万日元;初中生1万日元。在生育津贴里安插一笔“催婚费”,协助地方主办相亲活动,婚介利用“大数据”匹配分析。将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逐渐提升到5.5%,优先保障婴幼儿的营养、健康和早期教育。免费产检、分娩。建立更多便利的育儿中心、课后托儿班,3至5岁幼童免费入园、入托。鼓励退休老人参与幼托。限制课外补习班,加强课堂教育,淘汰不合格教师。完善大学贷款和助学金制度,创造大学生打工条件。给年轻人提供优惠房贷、租房。增加城市土地供应,将建成区土地控制标准从每平方公里1万人降至4千人,可以降低房价、改善交通、缩短通勤时间。城市和住房设计应“宜生”,有利于主流家庭养育三个孩子并照顾老人。培育清纯的民风,降低婚嫁成本。保障饮食安全,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,以保护生育能力。


7、开展尊重生命的教育,限制中晚期堕胎。俄罗斯禁止怀孕12周以后堕胎(因强奸而怀孕则可推至22周),禁止堕胎的广告。美国有51%的怀孕是意外的,也是因为有限制堕胎的法律,生育率才维持在1.8-2.1。

相关资讯

微信

扫描二维码访问微信服务

手机端

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端

客服热线

0793-6273344

在线客服